深圳立法临终抢救由患者说了算

国内新闻 07-19 阅读:9987 评论:0

深圳立法临终抢救由患者说了算

2021年3月21日,北京松堂关怀病院,一白叟在病房外通道散步。通道的末端是雏菊之家,专为儿童临终关怀设置的病房。新京报记者 王嘉宁 摄

据报道,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于近日表决通过了《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》订正稿。其中,第七十八条在“临终决议权”上做出了大胆突破,规定如果病人立了预嘱“不要做无谓抢救”,病院要尊重其意愿,让病人平静走完最后时光。深圳也因此成为全国第一个实现生前预嘱立法的地域。

该条新法规,对于不胜忍受过度抢救之苦的临终患者,是一大福音。人之将死,个人意愿既难以表达,更难得到尊重。尤其当各种导管插进患者身体后,患者说话交流的机会丧失,想表达想法几乎不成能,即使因过度抢救导致患者十分痛苦,也只能主动忍受,直到生命结束。

但有了生前预嘱则不同,临终抢救是否采取插管、心肺复苏等创伤性抢救方法,是否使用生命支持零碎等,患者均可事先自主做好安排。同时,这种生前预嘱具备法律效力,不用担心医生和家属会随意更改。临时困扰临终患者家属的一道难题,也无望从此得到化解。

尤其对于老年患者的子女及其他亲人而言,尽管患者已处于弥留之际,若不“尽力抢救”,对己怕留下遗憾,将来自责“是我害了白叟”;对外则担心留下把柄,怕人说不孝、舍不得花钱。倘若白叟有多个子女,主张“放弃抢救”的子女,还可能受到其他子女的指摘。

在这些传统不雅念、社会舆论的压力下,明知任何医疗方法都已经不成能逆转病情,仍然“不到最后决不放弃”,就成为普遍景象。在此过程中进行的过度用药、查看,甚至过度抢救等,不仅加重了本身经济担负,也给患者带去痛苦,对医疗资源也会形成一定程度的浪费。

有了生前预嘱,相关决议来自患者自己,并得到法律的支持,家属便可以不再面临这种两难选择。而且也给医生吃上了一颗定心丸。

此前,民间也在鼎力推广生前预嘱,比如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在业界就广为人知,其相关网站推出的“我的五个愿望”,国内已经有5万多人填写。

但这种民间倡导不具法律效力,一旦患者亲属对此有异议,医疗机构及医生就可能面临民事侵权索赔,或者主管部门的行政处罚。这种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,让医生不敢做决议。也因此,当患者生命垂危之际,病院仍秉着治病救人的医学肉体,对其进行无谓抢救的情况,并不常见。

通过立法,生前预嘱具备法律效力后,医生在法律框架下做出选择,将不再悍然不顾。

而这个过程,也是一个从制度层面推动传统不雅念转变的过程。有时候,不吝代价的抢救,并非是患者所乐见的,也不是对生命尊严的最好保护,更不该以此站在道德高地,评判患者子女及病院、医生的选择。

以此而论,深圳率先在全国建立“生前预嘱制度”,其在“临终决议权”上的不雅念引导和制度探索价值不该小觑。

建立生前预嘱制度,通过立法赋予患者临终抢救决议权,给患有医学上抢救治疗有望疾病的白叟带来安宁,使他们的离世从“生死两相憾”酿成“生死两相安”。

也要看到,生前预嘱的完善和遍及,在我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生前预嘱触及诸多法律和医学专业概念,患者理解有难度,签署生前预嘱前,要为患者提供专业的指导与效劳。包罗创伤性抢救是否值得施行、损害与收益如何样评估等,也要完善操作标准,使之有章可循。

此外,生前预嘱入法,也要避免被恶意利用,比如临终抢救的医疗开支很大,要谨防健康商业保险夸大生前预嘱的作用等。

尽管生前预嘱首次入法,规则未必成熟,但深圳在此方面进行的制度性探索,必然会日益累积经验,为我国遍及生前预嘱创始一个科学形式,最终让每位患者都有权选择本人的临终抢救方式,能够从容和有尊严地离世。

内容来自互联网,请自行判断内容的正确性。若本站收录的信息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给我们来信(namisc@163.com),我们会及时处理和回复
本文标题:深圳立法临终抢救由患者说了算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ms-tutor.com/s-z-l-f-l-z-q-j-y-h-.html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网友评论

相关推荐